蘭嶼之父紀守常神父

蘭嶼之父紀守常神父

si-sasagazo.jpg

作者:謝永泉
出版:台東縣蘭嶼天主敎文化硏究發展協會
出版年:2004年
價格:200元

自序

紀守常神父來到蘭嶼的時候,我尚未「下凡」 。

紀神父在蘭嶼,他和生活在貧病交迫中的達悟民族住在一起,共度最寒冷的冬天;他與生活在壓迫者手中、毫無尊嚴的達悟民族站在一起,他站在最前線捍衛這個被欺壓不敢發聲的民族。

紀神父的眼光很遠,他看到了蘭嶼的未來,於是蘭嶼的人才培育是他來蘭嶼傳教的當務之急。

事情就這樣過了五年,我下凡了,那年是一九五九年。

在我的印象中,紀守常神父猶如被燻黑的「宗柱」 一樣,在我的記憶當中雖然模糊,但卻是我生命原初最重要的賦予者。「沒有紀神父,我不知道拿什麼給你們吃,不知道以什麼方式來養育你們。」我的母親這樣說。

紀神父非常喜歡你和你的姊姊,那時還只有你們兩個。有一天,神父來到我們家裡,他把你和你的姊姊,以他堅實的臂膀,用兩手把你們高高舉起,並把你抱起來,逗你的姊姊說:「我要把你的弟弟裝在我的大包包,然後帶到外國去,告訴外國人說,這小孩是蘭嶼的達悟孩子,外國人看到你的弟弟會驚嚇的說:『哇!』」你的姊姊一聽,就哭著打神父說,你不能拿我弟弟!你不能拿我弟弟!

母親笑著回憶說。

一九八二年,我在台北就讀天主教台灣牧靈研習所時,為了寫畢業論文,我首次著手收集有關天主教蘭嶼教會史,田調工作就這樣斷斷續續做了二十二年。

在田調記錄過程當中,年份最難掌握,很多時候老人們總是以「有一次紀神父來的時候……」或是「我的孩子出生……」來開始述說,所以在時間點上,我敘述紀神父在台東和蘭嶼的歷史時,以兩年為一準則,讓時間點和事實的距離不會差太遠。

另外,為了還原傳統部落名稱,本文以報導人原始語言呈現,例如以imaorod部落取代紅頭村,iraraley取代朗島村等官方稱呼。

當我在撰寫這篇文章時,我很像是一直陪伴著紀神父一樣,有感動、有激情,自己好像親眼目睹紀神父所作所為,神父處處為達悟著想的情境,一一浮現眼前。

感謝各部落堂口的老傳教員和教會幹部,江勝帝先生、曾飾賽女士、謝加雄兩兄弟、呂美鶯女士、周宗經先生、顏土龍先生、周花環女士、周 仁先生、黃那加先生、施 夢女士、黃野茂先生、廖隆明先生、林新羽先生、周朝結夫婦共同為歷史做見證,尤其是周朝結老師願意提供珍貴舊照片,他對紀神父的愛戴始終如一。也感謝長老教會第一位傳道師李施炎先生願意接受訪問。

當然更要謝謝白冷會前任會長魏主安神父,現任會長葛 徳神父提供寶貴的口述資料,感謝台東阿美族資深傳教員黃連生老師載我到鹿野和平天主堂,讓我有機會親睹蘭嶼老傳教員口中的「pazayapay」(和平天主堂)的廬山真面目。我的好友鄭漢文校長提供好的見解,蘭嶼完全中學孫台華主任和輔仁大學簡鴻模老師兩位的鼓勵與支持,讓筆者有勇氣寫下去。孫主任犧牲假期為這本書作「全身檢查」,每一個字、每一段落都那麼細心修正,尤其對標點符號使用,我是亂「點」,她卻正確的「點」出來了,我會牢記六月二十四日的深夜我離開學校時她說的話,「紀神父是一位很特別的神父」。

最要感謝的是我的父親和母親,他們是本書的最佳報導人,特別是我的父親謝加仁傳教員。他是紀神父的得意門生,是紀神父時代「僅存」的老傳教員,從一九五六年傳教至今,已達四十八年之久。他常說:「我要傳福音,直到安然見主」,他是天主教在蘭嶼傳教歷史的活見證,更是這本書中穿針引線的關鍵人物。

謝永泉 序於蘭嶼朗島自宅
2004.06.30

高中時,閱讀過一本光啟出版社的出版品《董嘉彌祿》,書中描述義大利鄉下的一位本堂神父董嘉彌祿和共產黨徒的教友村長白保內之間的故事,該書作者筆下的董嘉彌祿和耶穌的關係異常親密,他對教會的信仰相當堅持,對共產思想毫不妥協,為弱小弟兄的福祉挺身而出……,董嘉彌祿的本堂神父形象從此烙印在我的心中,他是信仰與正義的捍衛者,具孟子所謂的「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道德勇氣,董嘉彌祿可說是我年少時的偶像。

可惜董嘉彌祿的本堂神父形象畢竟是小說,在我數十年的信仰生活中從未目睹,為此常引以為憾,直到這些年來到蘭嶼從事教會史的研究工作,才扭轉了我的印象,因為五十年前在蘭嶼島上,曾經出現一位另類的本堂神父,他的言行與作為,直覺讓我想起了《董嘉彌祿》,他就是謝永泉筆下的《si sasagazo:蘭嶼之父 紀守常神父》。

紀守常神父於一九五四年七月卅日踏上蘭嶼這塊土地之後,直到他於一九七○年車禍過逝為止,前後十六年的期間,在蘭嶼留下了許多動人的事蹟,迄今仍為達悟族人所感念與傳頌,達悟人甚至尊稱其為【蘭嶼之父】,足見其在達悟人心目中所佔的份量。為了讓紀神父的歷史能夠流傳,不因老一輩的凋零而為後人所遺忘,謝永泉傳教員花了數年的時間訪查紀神父時代的見證人,將其田野資料筆之成書,內容生動有趣,許多小故事令人莞爾,感動之處會讓人潸然淚下,這是達悟觀點的一部珍貴田野紀錄,更是天主教蘭嶼傳教史不可或缺的史料,值得廣為推薦。

本書的出版,除了紀神父的故事報導之外,尚有兩個重要的時代意涵,第一個是關於台灣原住民的研究,過去從事原住民研究的學者鮮少關注基督宗教對於原住民部落的影響,但是近五十年來,台灣原住民已經和基督宗教結下了不解之緣,無論是善緣或孽緣,學者都不應無視於此事實的存在。第二個時代意涵是針對天主教會,台灣天主教原住民教會的開創,有許多默默耕耘的偉大外籍傳教士

,沒有他們的付出就沒有今天的台灣天主教,他們的感人事蹟都被時代的潮流所埋沒,本書的出版是一個激勵,期盼更多原住民地區的傳教士歷史能被發掘書寫紀錄出版,除了感念,更為其偉大精神的傳承與延續。

最後,本書出版付梓之際,我剛好帶輔大學生在蘭嶼島上從事文化及服務學習課程,有幸能事先拜讀 永泉兄的大作,除了感佩其文筆的流暢,田野資料的豐富外,更深深為其過人的毅力所折服。本書的出版,將是達悟族人感念紀神父的最佳表現,也為慶祝天主教傳入蘭嶼五十週年的系列活動,寫下最精采的一頁。

 

輔大原住民服務中心主任 簡鴻模
2004.07.12 于蘭嶼朗島

© 2017 財團法人紀守常紀念文教基金會 All Rights Reserved.